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00章 水酒相逢

作品: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作者:温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1-01-22 05:13:34|下载:重生女首富:娇养摄政王TXT下载
  第1000章水酒相逢

  来禀报的内侍怔了怔,连忙颤声应道:“就在宫门外。”

  “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去就回。”温酒只说了这么一句,把那条水袖紧紧握在手中便匆匆往外走。

  “阿酒!”

  “娘娘!”

  谢玹、谢万金等人齐齐开口喊她,温酒却恍若未闻一般出殿而去。

  殿外风雨交加,她快步没入雨帘之中,衣袖和裙袂被狂风吹得徐徐拂动,一转眼便走远了。

  来回禀的内侍急忙忙地追上前去带路。

  谢万金见状,连忙转头同容生道:“容兄,你和三哥在这守着,我跟去看看!”

  他说完转身就走。

  叶知秋见状也回头看了谢玹一眼,连忙说了句“我也去”,便匆匆跟了上去。

  外头整片天空都是阴沉沉的,狂风刮过宫道与重重回廊,带落数不清的枝叶繁花。

  豆大的雨滴不断地落下,满地积水泛起阵阵涟漪。

  温酒走得极快,裙角和鞋沾满了雨水都恍然不觉,一路急奔到宫门前,瞧见不远处屋檐下有个人披着黑色斗篷背对着宫门,宽大的帽子罩住了整个头部,只露出了几缕飞扬的发丝。

  仅仅是这样,便难掩其风姿绰约。

  温酒脚步微顿,只瞧见这么一个背影便眼眶泛红。

  没想到,竟然能在此刻再见故人。

  守宫门的将士们瞧见皇后娘娘冒雨急行而来,都吓了一大跳,纷纷行礼当头的那个刚要开口说话,温酒便抬手制止了。

  她生怕惊着了不远处的那个人一般,放缓了脚步走过去,直到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才轻轻地开口唤了一声,“苏美人儿。”

  那人闻声掀开了偌大的帽子回头看她,露出一张笑盈盈的玉颜来,“别来无恙啊,温掌柜。”

  两人一同站在屋檐下,瓦片上的雨水不断地落下来汇成断了线的珠帘,有些许落在了她们身上。

  雨意微凉,心却滚烫。

  温酒与苏若水一别数年,再相见,依旧是当时模样。

  哪怕换了行装,身在高处,看见彼此时,眼睛里依旧有光。

  “你……”温酒曾经想过许多次故友相逢会是怎样的场景,或许有说不完的话,或许唏嘘不已,或是绝口不提从前说说现下如何也是很好的。

  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般,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最后只伸手摸了摸苏若水的脸,说了句,“你还同从前一般好看。”

  “那是自然。”苏若水倒是一点也不客气,面对这样的夸张直接含笑受之,甚至还握住了温酒的手捏了捏,“你来的挺快,连伞都没撑,就这么想见我?”

  温酒很想朝她笑一笑,但此刻心系谢珩,这唇角怎么也扬不上去,便点了点头,眉眼认真道:“想的,很想。”

  苏若水闻言,脸上的笑意越发明媚起来,“算你有良心,不枉我千里迢迢来这一趟。”

  她当年同温酒前后脚离开大晏,一去数年,此番重回故城,原本以为难免伤感,如今见温酒无恙就只剩下满心欢愉了。

  温酒同苏若水说了一会儿话才想起来她身后看了看,见再无旁人,不由得有些奇怪地问道:“你一个人来的?”

  潜伏在南华的暗线说苏若水最得南华国主宠爱,李浔为了她不惜遣散后宫三千佳丽,闹得前朝臣子吐血重病了好几个,已是一团糟乱,怨怼四起。

  今年入夏之后,各地水灾频发,李浔怎么肯让她来这么远的地方?

  “原本是一个人来的,可惜到了半路就被人追上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苏若水微微一笑,越发地妩媚多娇,她伸手从袖中里掏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白玉盒塞到了温酒手里,“重要的是这个。”

  盒子不大,却无形之中带着一股子寒气,触手便寒气袭身。

  温酒被冻得一个哆嗦,顿时睁大了一双美目,问道:“这是?”

  “你要的离魂珠啊。”

  苏若水说的极其随意。

  随手就把南华的至宝给了温酒,好似只是随手给了个尚可把玩的小物件。

  全然不顾南华那大臣为了不让李浔把离魂珠给大晏在朝堂上吵得天翻地覆,差点把大殿给拆了。

  温酒只觉得手上拿着的白玉盒似有千金重,万分感激道;“多谢你了,苏美人儿。”

  “不过,你别高兴得太早。”苏若水对上温酒的视线,颇有些可惜地说:“这珠子一直放在藏宝阁里没人去动过,可不知怎么的,竟然自己碎了,我虽然能把珠子拿来给你,却没有让它复原的本事。”

  温酒微愣,喃喃道:“怎么会碎了?”

  苏若水道:“关于这珠子碎了的说法有很多种,有人说是南华国运到头了,也有人说是有人已经启用了这颗离魂珠……总之那帮臣子们知道这珠子碎了之后个个胆战心惊,吃不下睡不着的。”

  “不管这珠子是碎的还是完整的,我都要多谢你把它送到我手里。”温酒抬眸看着苏若水,嗓音微哑道:“你就这样把离魂珠拿来给我了,南华那边会如何对你,还有李浔,若他知道你做了这事,以后会如何对你?”

  苏若水笑着抬手,用指尖轻轻点了点温酒的额头,“我说温掌柜,你是不是被人宠得太久了,脑子不太好使了?”

  温酒面露不解:“什么?”

  苏若水提起这事来还觉着有些可笑,“自打大晏派遣使臣来南华说要用珍宝换离魂珠之后,他们生怕大晏是早就知道离魂珠碎,要以南华国运已经到头为借口吞并南华,看守这破珠子的人便多了三倍不止。”

  她红唇微扬,笑问道:“那么多人盯着的东西,你觉着若不是李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我去拿,我能给你送到帝京城来吗?”

  温酒默了默,才开口道:“言之有理,但是……”

  “但是什么?”苏若水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会被怪罪,抢先打断了温酒的话,右手轻抬拂开了温酒微皱的秀眉,笑道:“对谢珩来说,温酒的好友可值城池十座,在李浔眼中,苏若水的至交难道会抵不过一颗碎了的破珠子?”hf();